湖南农村失母儿童新年愿望:“妈妈,回来吧”
发布时间:2015-04-14 16:20:58
湖南农村失母儿童新年愿望:“妈妈,回来吧”

  新华网长沙2月22日新媒体专电(记者谢樱)湖南邵阳县黄荆乡不少孩子的春节,热闹中有些沉重。平常节衣缩食的农家,这时候有鸡、肉等“大餐”,孩子们去邻居家拜年,会得到很多糖果、花生甚至红包。在远方未归的爸爸会打来电话聊几句,但最大的遗憾是他们的妈妈不知身在何方。“我很乖,我以后会打工赚钱养家,妈妈不要抛弃我。”有孩子悄悄地对记者说。

  位于湘南的黄荆乡,地处湖南腹地山区一条“干旱走廊”。越往山上走,水田越少,石头越多。当地民谣描述“黄荆岭,石头壳,缺水少田,光棍多,讨十个媳妇,五个跟别个。”黄荆乡有132个从小就没有妈妈的孩子,人称“无妈乡”。除了正常死亡外,母亲逃婚与改嫁的失母儿童有116人,占总数的88%。

  发生在这些“失母儿童”身上的故事大同小异:妈妈在他们还很小的时候就离开了家,再也没有回来。他们都想找到妈妈,但没有人告诉他们,也没有人知道妈妈在哪里。从此之后,“妈妈”这句世界上最温暖的称呼,在他们的世界里成了一种禁忌。

  问起妈妈的模样,“不记得了”,不少“失母儿童”都会这样回答。还有一些孩子甚至会补一句“也不想记得”。可当记者问起“妈妈叫什么名字?”时,即使那些母亲离家时仅有几个月大的孩子,对妈妈的名字却烂熟于心。

  14岁的王涛,在他1岁时,因为爸爸得了重病,妈妈便“跑”了。爸爸病情越来越重,王涛在奶奶的拉扯下长大。

  “小的时候,说起‘妈妈’他就会哭,所以慢慢地我们就不敢说了。”王涛奶奶信翠华说,“涛涛是一个很乖的孩子,可是有时会突然烦躁、难过、掉眼泪。”

  “没有妈妈”的标签,在王涛身上越来越沉。“在学校里,有时候和同学吵架的时候,他们会骂我是‘没妈的孩子’,我就会很生气。”王涛说。

  “无妈乡”的肖家有三个女儿,母亲在生下第三个孩子后不久就出走了。“那已经是她第三次离家出走,前两次走了一段时间又自己回来了,可最后一次直到现在都没有任何音讯。”肖家奶奶说。

  爸爸为了养家,常年在外打工,“已经5年没有回家过年了。”奶奶说,“上次回来了几天,要走的时候,我把孩子们骗到外面,孩子回来发现爸爸走了,都在地上打滚、大哭,说我是大坏蛋、大骗子。”

  大的11岁,小的才5岁。肖家三个女孩没有妈妈,爸爸也很少在身边,她们最喜欢玩的游戏是“办家家”。姐姐当爸爸妈妈、妹妹当孩子。

  “电视里偶尔会放寻找妈妈的真人故事,我问孩子们长大以后要不要去找妈妈,她们嘴上说不找,可是总会掉眼泪。”奶奶说。

  “妈妈,回来吧”是不少“失母儿童”新年的真切愿望,有孩子偷偷告诉记者,说不定妈妈能够看到报道,所以一定要写上,“我很乖,我以后会打工赚钱养家,妈妈不要抛弃我。”

  黄荆乡“石漠化”土地含盐度高,表面土壤较薄,泥土下是石头,无法储存水,种地全靠老天降雨,生态日趋退化,缺水严重,一逢大旱全靠政府送水解决人畜饮水问题。

  “这样的生存环境,外面的姑娘根本不愿意嫁过来。”黄荆乡副乡长黎婷婷告诉记者,黄荆乡当地男人偶尔从外地带回来的妻子,因为忍受不了这里的贫穷无望,很多会选择逃婚或离婚改嫁。

  邵阳县近年建了3个引水工程,还尝试着给“失母儿童”找“代管妈妈”—由县直机关单位女干部与社会女志愿者组成“代管妈妈”,上山或将孩子接下山照顾,疏解孩子的“亲情饥渴”。

  然而,“无妈乡”的特殊“生态”,多年来仍在延续。黄荆乡家庭困难、没有妈妈的孩子考上大学的,几乎找不到个例。

  “没闯出名堂的,或许还将继续从外地娶老婆、老婆逃婚丢下孩子不管的悲剧。”黎婷婷说,“只有发展、富裕了,才能留得住人,留得住心,留得住孩子们的妈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