芈月传台湾开播 郑晓龙:后悔合作蒋胜男
发布时间:2016-05-17 17:42:16
芈月传台湾开播 郑晓龙:后悔合作蒋胜男 芈月传   新浪娱乐讯 曾引发全民观看热潮、连创收视纪录的《芈月传》已于4月4日在台湾开播,随后,导演郑晓龙将携主演孙俪、高云翔等主创赴台展开宣传。4月5日,郑晓龙接受了媒体群访,谈及对该剧在台播出一事,郑晓龙导演很是期待。“我希望《芈月传》能够在台湾顺利、完整地播出,这个我觉得是特别好的事,因为这个片子和《甄嬛传》有一点不一样,它有一些家国情怀。”   不过《芈月传》在台热播的喜讯也许并没有完全驱走制片方的烦恼,因为围绕《芈月传》而产生的与原著作者蒋胜男的纠纷又再起波澜。此前,蒋胜男曾起诉《芈月传》片方剥夺自己的著作权,在该案已进入二审还未宣判之时,蒋胜男的新书却又在腰封上打出了“电视剧《芈月传》同名小说”的字样,甚至带有《后宫甄嬛传》、郑晓龙执导等标语。“这是属于知识产权的侵权,我们可以通过法律要求赔礼道歉并且赔偿。她一方面在网上制造伪信息恶意攻击我们,一方面又拿着我们的名字在大卖自己的小说。这完全违背正常的道德标准,我们不会这么轻易地允许这种做法肆意横行。”   ■“我对台湾的观众充满了期待,原来想同步在美国播,但是时间来不及”   Q:《芈月传》是继《甄嬛传》之后您又一部在台湾播出的剧,对此有什么期待吗?   郑晓龙:我希望《芈月传》能够在台湾顺利、完整地播出,这个我觉得是特别好的事,因为这个片子和《甄嬛传》有一点不一样,它有一些家国情怀。   我对台湾的观众还是充满了期待的,就好像《甄嬛传》,台湾观众的评价和大陆观众的评价很不一样,比如说陈建斌[微博]演的皇上,在大陆被很多人不看好,认为他颜值不够,但是在台湾,观众对陈建斌表演给予了非常充分的肯定,认为他的表演像一个封建社会的真正的皇帝。又比如大陆很多人把《甄嬛传》看作是一个职场宝典,但是台湾认为《甄嬛传》是爱而不成的悲剧,是对封建社会婚姻制度的批判。不过据说台湾蓝绿两个阵营都拿《甄嬛传》说事,这个我就弄不清楚了。 郑晓龙导演    Q:《甄嬛传》出过美版,《芈月传》也有此计划吗?   郑晓龙:也有这个计划。原来最早是想同步播的,但是时间来不及。到底下一步怎么跟美国那边合作,他们会来人跟我们具体商谈,结果以后会告诉大家。我还是希望能原版播,但剧太长,那边跟我们说的是不剪总长度,但是每一集的长度要剪成跟美国一样的,还要重新配音乐、做字幕,这是很麻烦的一个事。我们英译汉的东西特别多,但是汉译英的东西人才非常少,因为我们很少有片子走出去。   Q:是哪个平台现在在跟您接触?   郑晓龙:Netflix。   郑晓龙导演工作照郑晓龙导演工作照    ■“台湾偶像剧不是来自台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,而是大量来自日本动漫,它的没落是必然”   Q:目前国内影视行业有一种现象是“国剧出洋”,但是业内传闻很多国产好剧只能卖白菜价,您们怎么看?   郑晓龙:其实“国剧出洋”早就有了,但所谓“出洋”基本上是东南亚,或者是一些第三世界国家,比如中东、非洲,真正进入西洋的很少,特别是现代题材,所以卖白菜价是一个很正常的情况。我们过去有一种认识,作品拿出去,只要能播就是做外宣了,但其实外宣的概念不能用“白送”来进行,我在美国办公司的时候,听当地人讲,如果你白送他东西,他会认为这是宣传品,因此他不会认真地对待。但通过商品的方式,达到提高我们文化输出的作用,这个比“白送”要好很多。   Q:《芈月传》的卖出的价格怎么样?   郑晓龙:《芈月传》价格大大高于《甄嬛传》。《甄嬛传》当然卖的也不是白菜价,但因为《甄嬛传》当年卖的时候没人要,所以我们只能便宜点,而它在台湾播出后,超过了任何一部韩剧,所以《芈月传》再到台湾播,他们就会高价来买。   Q:近年来,国产剧在台湾越来越受欢迎,有人称台湾偶像剧已经彻底没落,对此您怎么看?   郑晓龙:其实台湾偶像剧的没落是这几年一个必然的情况,基本上台湾偶像剧很少是台湾人自己创作的,也不是来自台湾广大人民群众的生活,它们大量来自于日本动漫。现在日本动漫被拍光了,台湾偶像剧枯竭是必然的。中国观众的水平现在也在提高,他宁可看日本的原创,也不愿意看这种又炒了一遍的回锅肉。 郑晓龙导演    ■“《太阳的后裔》挺主旋律的,但故事谈不上多么高级,而且很多东西在中国通不过审查”   Q:近来不少平台高价购买韩剧,但我们的剧却不一定能在韩国卖出那么高的价,对此,您怎么看?   郑晓龙:我们的片子卖到韩国绝对没那么高,韩国也不会用这么高的钱来买,这有两个原因,一是韩国的市场容量整个比我们小很多,这是一个客观的原因;另外就是我们国人对韩流的尊崇,包括我们的舆论、媒体对韩剧也是大肆给予积极的宣传。   Q:您看《太阳的后裔》了吗?   郑晓龙:《太阳的后裔》我看了九集了,我觉得故事谈不上多么高级,但是这两个人可能会让小姑娘们喜欢。   Q:您觉得宋仲基比高云翔帅吗?   郑晓龙:你看,这就是你们看片子的标准,以帅不帅为标准,这就是我和你们不同的地方。以后我们拍片子不要再讲故事了,中国要大力发展的第一个行业是选美,不光选女美,还要选男美,然后中国的影视剧就能够冲上云端,是这样吗?当然我不是说他的片子拍的不好,我觉得还挺主旋律的,两个不同职业的人,他们因为对生命的信仰,最后融入到一块,这个东西是这个片子里面特别有意思的,可是我没想宋仲基如何漂亮。另外,这里有很多东西在中国是通不过审查的,比如说当兵的直接不听上级命令给人治病,在外面打架,这是绝对不允许的。   ■新作计划:《图兰朵》,中美首部合拍电视剧《三色镯》以及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   Q:您目前有什么工作计划?   郑晓龙:我们现在有几个片子在做。《图兰朵》电影在做视觉。我们还要和美国联合拍摄一部电视剧《三色镯》,魔幻题材,这是第一个中美合拍的电视剧,面向全球市场,需要美国的一些高科技。剧本就是王小平写的,其实我觉得还要找别人,但是现在都不敢再找第二个编剧了。还有一个,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。   Q:跟《北京人在纽约》有关系吗?   郑晓龙:有关系,但是我们有曹桂林写的新小说和原小说的全部版权。后年是改革开放40周年,需要一些现实题材的片子。上次我们只讲了国外,这次我们是从改革开放刚开始,讲到2016,既讲国外也讲国内。那时只讲了两个人,现在会比较全面地讲中国人出国以后在国外生活,还要写美国人到中国来的生活,互相融合。   Q:您之前曾讲过,《芈月传》在创作新剧过程中,“超越甄嬛”一度成了自己的噩梦?   郑晓龙:会不会超越《甄嬛传》后来成了很多人会问我的一个问题,这种事谁回答得了?可以这么和大家说,从首轮的收视率、点击量来讲,《芈月传》是大大地超越《甄嬛传》的,这是硬直指标,但是不是这样就叫超越《甄嬛传》?我觉得很难。我们拍这个片子的时候,就没有想要不要超越《甄嬛传》,就好像我要拍《北京人与纽约客》,也不会想它能不能超越《北京人在纽约》。拍片子是为了表达你对时代的认识和新的想法,对事情的新的感受和体会,而不是说超越。   郑晓龙导演照片郑晓龙导演照片   ■和蒋胜男合作后悔至极:“她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是非对错,只要把事情闹大,让大家都来关注这事、来买我的书,就行了,炒作就是这么来的”   Q:在近日出炉的第十届作家榜榜单上,蒋胜男凭借小说《芈月传》1350万的版权收入排名第八,可以说蒋胜男现在已经取得了很大成功。从最初的口水仗、纠纷到目前的几场官司,有人说这是经过精心策划的一场炒作,您如何认为?   郑晓龙:我真的觉得这是一场炒作,炒作的还是很成功的。第一次在上海开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就说,我认为这是一个炒作,因为我们都是按照合同里面讲的来做的,比如该给她什么样的署名,给她什么样的稿酬,都是清清楚楚的,为什么她还提这些事?无非是想通过这种方式炒作,提高自己知名度。我觉得这个炒作很恶意,对于这个事我们之后没做更多的回应,因为我不愿意参与到这个炒作里面去,但是到了今天,你不帮着炒反而还成了炒作者,所以我觉得要把这个事说清楚。   Q:之前有消息称,《娱乐黑板报》登过一篇对您的访谈,有这么回事吗?   郑晓龙:我从来没有接受过什么黑板报的访谈,这个黑板报访谈也是炒作的一部分,非常恶意的。我们还在横店的时候,有一些记者给我们进行一次采访,据我所知,《娱乐黑板报》就是把那些采访的内容放上去,然后加上我们不承认蒋胜男是编剧,但这完全不是我们说的话。那段采访的全部内容我们都有录音,我们现在把录音也都整理出来了,完全没有说过这些话,但是他们把这些东西放到《娱乐黑板报》上,变成今日头条,拿来攻击我们,这是非常可笑的,很歹毒。   Q:您后悔和蒋胜男合作吗?   郑晓龙:我后悔至极,早知道根本不拍这部剧。说什么王小平一个字没写,都是她写的,然后播完以后又说根本不是她写的,是王小平的。她两头想怎么说怎么说,这个世界怎么可能这么颠倒黑白?她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是非对错问题,只要把事情闹大,让大家都来关注这事、来买我的书,就行了,炒作就是这么来的。   Q:蒋胜男之前称自己为《芈月传》的“唯一编剧”,您认为,具体在《芈月传》这部剧中,蒋胜男起到了什么作用?   郑晓龙:蒋胜男之前称自己为《芈月传》的“唯一编剧”,我觉得这完全是不真实的,现在剧出来了,大家也可以看。编剧协会做了比对,王小平的剧本接近百分之四十八点几完全是重写,还有30%是王小平做了重大修改的,其实也是重写。当然蒋胜男在这里面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,这个题材首先是她想出来的,在原创上她起了很大的作用,有一个大的框架。但是剧本、故事大纲,这是大家共同的劳动。   Q:经此一事后,以后在选择合作伙伴时会不会更谨慎?   郑晓龙:以后会非常谨慎地选择,找那些有公信力的作家去合作,不是这样没有道德底线的人。第二,我们会把合同做得更加细致,也希望那些网络IP的作家们也要好好尊重合同,一定都按合同办事。我们这个完全是按合同履行的,我们的官司都会按合同来,最后是什么样的结果,法律会做出客观的判决。因此我不再相信那些在网上胡说八道的,一定要相信合约。   ■蒋胜男新书借“郑晓龙”宣传:“她一方面在网上制造伪信息恶意攻击我们,一方面又拿着我们的名字大卖自己的小说。这一切都是被钱给闹的,为了金钱不择手段。”   Q:我们看到《芈月传》这本小说在宣传时,印有“电视剧《芈月传》同名小说”等字样,甚至带有《后宫甄嬛传》、郑晓龙执导等宣传语,您如何看待?   郑晓龙:《芈月传》这本小说在宣传时,印有“电视剧《芈月传》同名小说”等字样,甚至带有《后宫甄嬛传》、郑晓龙作品等标语,这个完全没有我们的授权,这是属于知识产权的侵权,我们可以通过法律方式提出必须赔礼道歉并且赔偿的要求。她一方面在网上制造伪信息恶意攻击我们,说了很多不道德的话,一方面又拿着我们的名字在大卖自己的小说。这一切都是被钱给闹的,完全钻到钱眼里去了,为了金钱不择手段。这完全违背正常的道德标准,我们不会这么轻易地允许这种做法肆意横行。   Q:和蒋胜男的官司现在进程如何?   郑晓龙:她出书这事已经判了,我们赢了,她又上诉,现在在等上诉结果,上诉肯定还是我们赢,我们相信法律的公正。她的律师团队是帮于正[微博]打官司的团队。她在温州起诉我们的官司一直拖着,现在我们催着对方起诉,赶紧开庭。而且她的剧本比对也是迟迟不提供给法院,我们的比对早提交了,而且我们的比对是编剧委员会做的比对,于正案也是他们比对的。(聆君 文)  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@新浪女性(微博)